淡水三年

合租(北平双美,现代AU) 26

说干就干。

方孟韦查了查车号的问题,孙朝忠忙着准备阿黑路上要用的东西。

阿黑好像也知道了准备要出门。这几天总是有点躁动不安,白天睡眠的时间都少了。时不时的就到孙朝忠脚边转悠转悠。

“孟韦你和叔叔阿姨打招呼了吗?”装好猫罐头,孙朝忠在国庆假的前一天晚上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和阿黑的包。

方孟韦叼着一块馒头干,也在检查自己的行礼。“都说了,他们特欢迎你。说是给你准备了房间了,什么都准备好了。我妈喜欢猫,对阿黑也特期待。我跟你说,什么都别想,就当是出去玩了。”

孙朝忠心重,方孟韦特别怕他东想西想。到时候又不想去了,他可不想这样。

早晨,五点不到。方孟韦就醒了。起床飞快的洗漱,早晨的时间很宝贵,今天肯定很多出京的车辆,搞不好要排大长队的。他刚洗漱完,孙朝忠就穿好衣服抱着阿黑出来了。“阿黑已经吃过了,一会儿可以直接出发。”

“你都准备好了?”

孙朝忠有点不好意思。“嗯,我没怎么睡,四点多一点就醒了。洗漱完了让阿黑吃点东西就等着了。”

这样看来,方孟韦再次检查了一下门窗水电。然后背上了一个大背包。“我们出发吧!”

路上暂时车比较少,阿黑没有在猫包里,而是放在了后排座上。租来的车,本来应该是比较爱惜才是。但是两个人都不想让阿黑不舒服,而且猫要是不舒服,真要是把车座子给抓了,那也是麻烦。索性带了一块大垫子,直接放在后排座上,它想怎么睡怎么趴着就怎么睡。

开了一个多小时,快上高速了,此时不到七点钟,平时这里的车流量不大。但是此时已经比较明显,车速降下来了。“咱们买点早饭,这一路,我是预感咱们吃不了几顿正常的饭了。”方孟韦拐进了便道。有一家永和大王和一家麦当劳。

因为有阿黑在车上,所以孙朝忠下车去买饭,然后二人在车上吃了点。“上了高速,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堵车。别喝太多水了。”

高速上的车流很快就多了起来,方孟韦看了看表,时间还不到八点,但是车流量已经开始增多了,而且,大家的车速明显的都慢了下来。“咱们开一天其实估计到不了。这速度一点都不快。晚上怎么办?凑合一宿咱俩倒班开,还是下高速,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孙朝忠看了一眼后排座睡着正香的阿黑。“咱俩倒班开吧,等差不多的时候你估计一下时间,提前给家里打个电话。就别在外面住了,耽误时间。而且,如果在外面住,阿黑怎么办?不好弄。”

这倒是,阿黑作为一只猫,能坚持到现在,实属不易了。

“那行,咱俩辛苦点,半夜就半夜吧,到家了怎么都好说,睡到什么时候都行。”

中午的时候,二人到一个能排上队的服务区去了次洗手间,又买了点吃的。这回买的多了些,想着晚上也就在车里解决了。方孟韦想的比较乐观,如果这个速度能一直保持的话。那到了晚上应该就能到了。孙朝忠抱着阿黑让它在猫盆里解决了一下阿黑自己的如厕问题。然后又喂了点猫粮。阿黑真是只给力的猫。

傍晚五点多,精疲力尽的二人终于下了高速。“再开一个多小时就能到家了。我们要不要去吃点饭?”

方孟韦看了一眼中午买的饭团子。“算了,累了我也知道,咱俩加把劲儿。我给我哥发微信了,他们先吃,咱们到家了再吃。没事儿,怎么的八点也能到了。还能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呢。我妈还说阿黑的照片能不能先发一张看看。”

听着方孟韦絮絮叨叨,孙朝忠微微笑了。


合租(北平双美,现代AU) 25

中秋节假期,孙朝忠不回家。这已经是他维持了很多年的习惯了。但是他却帮方孟韦抢到了票。

“早晨七点多的高铁,到家下午。回来的时候是中午的火车,晚上到。”孙朝忠抱着阿黑,看着方孟韦开心的收拾东西。“那你呢?还是不回家吗?”

“我打电话了。”

这是孙朝忠这么好几年以来,第一次主动在中秋节给家里打电话。回家是暂时不太可行的事。他是有点怕回家的,他怕那些不知道什么含义的眼光。害怕父母好不容易这几年的平静的生活万一因为自己回老家一下子打回原形。

而上次孙朝忠的父母来北京,似乎也让他们的关系得到了缓和,多了一些父母儿女的温情。孙朝忠把这归功于一大部分来自于方孟韦。

“我弟弟,明年要结婚了,大概是三月份。我这想着,结婚是件大事,家里人,亲朋好友都得来。我还是别露面了。”

方孟韦收拾东西的手停住了。“亲戚们都知道?”

“知道的不在少数。”

方孟韦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又塞进了一件衣服。“我也插不上话,随你。那你国庆节什么安排?”

阿黑溜过来在他腿边蹭蹭。“国庆我也不回家了。你呢?现在高铁票国庆的没有了。你只能买机票了。”

抱起阿黑。方孟韦点了点头。“中秋国庆今年离得近。我中秋都回家了,国庆回不回都行。倒是你,我要是中秋节也回去了,你就一个人在家带着阿黑了。”

孙朝忠去冰箱拿吃的。看着阿黑在方孟韦脚边蹭来蹭去。“我这几年都没回家,所以才能一直养着阿黑。我要是回家,可怎么把阿黑带回去啊。”

似乎是听到了孙朝忠说话的意思,阿黑把头转过来看着他。“嗨,那还不简单。你要你不怕累不怕麻烦。咱们租车不就行了?”

一想到租车,方孟韦又来了兴趣。“这样吧,我来处理。国庆你也别一个人在家闷着了。咱俩去租车。然后开着车去我家那边。住几天然后回来。全程带着阿黑。”

孙朝忠的眼睛亮了一下。转而又暗淡下去。“这样明显不大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了?咱俩是合租的室友,每天住一块儿,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我和我家里人早就提到过你。”看着他表情阴晴不定。方孟韦想到了一个不好的结果。“你不会从来没把我当成朋友吧。”看他没说话,还真是有点急了。“哎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一直那你当朋友的。”

没想你他笑了笑。“没有,我也一直拿你当朋友的。就是觉得不大合适,突然的,就去你家住。本来国庆节七天假,也是应该和家里人在一起的。”

“现在早就不吝那个了。在哪儿都是过。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中秋节回家了。国庆假还回家,其实我父母是无所谓的。咱俩是朋友,说句实在话,在北京这个陌生的地方,能住在一间屋子里,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都是缘分。我之前上大学还带我同学来过家里住呢。”

话都说到这了,似乎没什么反对的理由。“那我看看租车的事吧。”

“这事儿得趁早。不然好车都被租没了。你考虑下车号的问题。然后拿点阿黑路上会用到的东西。”


节日快乐

祝我自己和全天下的教师,节日快乐,我们都要好好的。

合租(北平双美,现代AU) 24

非常对不住还在看这篇文的每一位。。。坑了这么久。。。

在某一天的傍晚,方孟韦和阿黑都饿得前心贴后背的时候,孙朝忠才顶着一身的晚霞回来了。

“怎么今天加班?我都没在外面吃饭。”

“没有。”他扬了扬纸袋子。“我去买了件半袖。这周末有个同事结婚,我随了份子。”

“随份子?那你以前不随啊?”方孟韦打开冰箱门。“就胡萝卜和芹菜了,还有几个鸡蛋。”

阿黑过来喵喵叫。孙朝忠有点无奈。“你怎么没给阿黑倒点猫粮?”

“我打个排位。”

孙朝忠没理会他打什么排位,径自走过去给阿黑倒猫粮。“那你出去买几个馒头吧。小区门口那个熟食店还开着。”

晚饭超级简单,鸡蛋炒芹菜,方孟韦又买了点熟食店的鸭腿。“下回你晚点回来打个电话什么的。不行我买个外卖。”

“那阿黑你总不至于忘了喂吧。”孙朝忠夹走了最后一个鸭腿,把鸭腿上的皮剥了然后给了阿黑。

方孟韦有点脸红了。“这个,我看阿黑也没多饿。”

孙朝忠懒得理他。

晚上看电视,方孟韦收拾自己屋子。“你周末是要去喝喜酒吗?”

“嗯。”

“周六还是周日啊。”

“周六中午。怎么了?”

抱出一摞冬天的衣服放在整理箱里。方孟韦乐了。“没想到啊。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出席这种活动呢。关系好啊?”

“还行,一个办公室的。平时有点什么忙的也都帮。还有就是,你也说了,尝试和同事们有工作之外的接触。我包了个红包给他,他还挺意外的。”

没想到自己说的话他能听下去,方孟韦也意外的。“其实人都是差不多的。大多数人,你对别人有善意,都能感受得到的。出门在外工作,哪能不与人多接触,总是没有太多坏处的。”

看他听进去了,方孟韦蹲下身逗逗阿黑。“人总是会变的。你也别老是把心关起来。你看,咱俩不是相处的挺好的嘛。”

看着阿黑很是惬意的微微打着呼噜,孙朝忠轻轻叹了一口气。连阿黑都很信任方孟韦,其实很难得了。

“孟韦,你以后,还回老家发展吗?”

“难说。”他叹气。“你知道吗?中介给我发过一回微信,说是房租可能会涨。我这想着,在北京,买房我是不指望了。但是租房,要真是太贵了,我还真就不租了。回家去。那你呢?”

孙朝忠也摇头。“我也不知道。也是想着先租着。目前房租还负担得起。要真是这儿待不下去了。我可能不会回老家。我可能会换个城市。也许我会去上海,或者是浙江那边吧。也不大确定。就是想着,也不能一辈子租房子住。但是也不想回我老家那边。”

这个原因方孟韦懂的。“那你,唉,反正咱们也许最后都会离开这里。这里再好,如果发展的一般,也就真是一般,最后还是回家最妥当。我家那边发展其实还不错。虽然没有这里这么繁华,机会那么多。但是,其实可以考虑。”

孙朝忠看了他一眼。方孟韦还在自顾自的说着。“要真是哪一天你我都不想在这儿发展了,我觉得,也许哪天,咱俩带上阿黑回我老家也行。我家也不小,我哥和嫂子他们一家分出去住了,有自己的房子。我家是跃层,爸妈住一间,你要是来了都不用外面租房子住,也能有你和阿黑一间卧室。”

方孟韦越说越开心。“要不就这样吧,孙朝忠你带着阿黑,咱俩别在这儿发展了,回我老家得了。”


这只猫在路边叫原来是因为它有四只猫崽。。。

淘宝显示的仍旧是未发货,但是今天竟然收到了,我都要退款了。
可能这家店根本就没更新淘宝订单状态吧,请各位没收到的亲先别着急,可能已经发货但是没有显示。
总之,收到砖头这么厚的书真是太惊喜了,400多页!!!!!!😁😁😁😁😁感谢太太写了这么多这么好的文,爱他们,也爱太太!!!!!! @koikoi

假如再有一次机会给他们 (完结)

完结篇,感谢。严重OOC预警。不扎星。一两句话顺懂,三四句话机枪组,五六句话后勤组,七八句话正副队。私心都打tag了,对不住。

军事废,和军规有关的一切都是我瞎编的,大家别计较。

下午一点多,医院来了电话,罗星下午要做检查,下午的探视取消了,如果他们愿意去,可以破例明天上午十点以后去。

杨锐把所有人都叫到了他们屋。“下午不能去看罗星了。咱们明天上午十点去。那个,九点多,庄羽去办理退房。那么下午,大家都有想集体行动的地方吗?”

“看升旗的话,明天早晨要早起。然后再回来等到九点多办退房。”庄羽看着手表,看了一圈大家。“就是比较麻烦。来回跑两趟。”

“那要不去看升旗呢?”李懂看了看外面的大太阳。“我们去哪儿?还是在屋里打牌?”

“咱们平时也打牌。”佟莉间接反对了打牌的提议,石头附议。

“北京的景点,故宫天安门,圆明园颐和园,景山北海。八达岭又远。”陆琛看着手机,报菜名似的念。“我实名制反对去颐和园,我小时候去过。”

“你也不是北京的,你什么时候去的?”

“我有亲戚在北京,住那边儿。”

“去趟故宫吧。”徐宏看了一圈大家。“咱们拿着证件有优惠吗?今天不是周一。”

副队都说要去了,队长肯定也同意,那么其他人不同意似乎也没什么用了。“那就去吧,现在去。不然看不了多久也该闭馆了。”

骄阳似火,蛟龙八个人龙精虎猛的奔向全世界闻名的皇家宫殿紫禁城。在经过天安门的时候,这八个人得到了执勤特警兄弟们的特别注目礼,没错,一般人哪有这身板儿,这气势。

晚上再次回到宾馆,已经是快七点了。“庄羽看看点点外卖得了,太热了。”一身臭汗的杨锐抹了把脸。

佟莉先回去冲澡,张天德去了庄羽那儿。“明天要是不去看升旗,大家也没必要起那么早了。咱们九点多出发,庄羽负责退房。然后坐地铁去看看罗星。差不多,三点之前到南站。晚上七八点就能下车了。”

“队长。”李懂看了一眼找口香糖的顾顺。“咱们以后还能再来看星哥吗?”

正在收拾衣服的杨锐手停了一下。“罗星,至少要在北京待一阵子。至于以后,肯定要看上级安排。我们以后肯定能看到罗星的。”

李懂有点失落,但是也没说什么。“我想出去看看。旁边小区里我看有一个什么菜篮子便民什么店。”

“去吧,别太晚回来。”

顾顺跟着去了。“李懂,懂儿?”李懂在前面走的很快,也不说话。顾顺觉得气压有点低。“你别不开心,不是说了嘛,罗星没大事,以后还是有机会站起来的。”

“我就是心里难受。”进了便利店,李懂拿了两个塑料袋,漫无目的的在一堆各类水果中间闲逛。“我也没有什么不开心。我都没想过还能过来看看星哥。”

“罗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狙击手。”顾顺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很难过。但是人总得向前看,罗星未来未必不好过。说不好,也许,也许他比我们都会过得好。”

未来大好光明的罗星同志看着一大堆各类水果有点尴尬。“队长,李懂,拿这么多水果干什么?咱都是自己人啊。你们来就好了。”

“星哥,你慢慢吃,都是以前你老念叨的。别老让嫂子出门买了,外面那么热,也挺累的。”

罗星点点头,又看了看围着自己的一圈人。“队长,我的事儿,你和小懂都别记在心里。没人怪你们,我更没有。”话说到这里,李懂已经背过身去了,顾顺只来得及拍拍他的肩膀,给他抹了抹眼睛。

“选择了走这条路,就什么都想好了。这一枪,我还能坐在这儿,已经是万幸了。而且你们看,咱们大家甭管怎么着都好好在这儿。顾顺也调过来了。队长,我问句不该问的,还有大家。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给你们,你们会后悔当时做的决定吗?”

杨锐抿着嘴,长长叹了一口气。大家也都摇了摇头。知道罗星以后还能有希望站起来,他简直开心的要上天了。“都好好的,每天都想开心的事。”

因为上午来看罗星是特例,到了中午探视也快结束了。罗太太下午才会过来,罗星自己摇着轮椅送他们走到电梯口。

等电梯的人有点多,等了两趟都是满员。“咱们走楼梯吧。”

徐宏看着旁边的楼梯。“反正也有时间的。罗星,回去吧,好好歇着。我们有机会就给你写信,或者打电话。”

“星哥,我们有机会还会来看你的。”李懂眼眶红红的,吸了吸鼻子,他又不好意思让大家看到他哭。

“好,下回你们来,我没准就站起来了。”

罗星眼眶也是又酸又涩。他看了一圈他的战友们。

杨锐,徐宏,陆琛,庄羽,佟莉,张天德,顾顺还有李懂。

其实他知道,此时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大家。

于是他挥了挥手。“走吧,别误了火车。”

李懂走过来,伸出了拳头。“星哥,我们永远都是蛟龙。”

“勇者无惧,强者无敌!”

眼看着最亲爱的战友们消失在楼梯口,罗星再也忍不住了,他伸手抹了把脸,抬头发现最后一个下楼的顾顺在定定的看着他。“顾顺怎么了?”李懂的声音传来。

“罗星,狙击手的眼睛最宝贵,别老揉眼睛。走了啊。”说完露出两颗小虎牙笑了笑。“没事,我让罗星没事注意点眼睛。”

愣了几秒,罗星飞速摇着轮椅回了病房,趴在窗台上看着蛟龙八个人出了病房楼。顾顺依旧走在最后一个,回过头,对着罗星病房窗户的方向,比了一个大拇指。

罗星的眼泪就真的止不住了。

列车准点开动了。

杨锐靠在徐宏肩膀上,看着外面飞速退后的风景。明天开始,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大家又会开始日复一日的训练。也许明天就有新的任务,他们又会整装出发,就像每一个用生命守护祖国碧海蓝天的日子。


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写的不好,让大家见笑了。

希望大家永远喜欢他们。永远支持咱们国家的国防事业,尊重每一位最可爱的人,毕竟没有他们,就没有咱们在这儿继续自己的快乐生活,并且用爱发电。



假如再有一次机会给他们 (六)

严重OOC预警。不扎星。一两句话顺懂,三四句话机枪组,五六句话后勤组,七八句话正副队。私心都打tag了,对不住。

军事废,和军规有关的一切都是我瞎编的,大家别计较。


说是自由活动,外面气温高达三十五六度,而且空气湿度特别大,一般人都不出屋,虽然作为海军战士这温度应该不算什么,但是难得的休息的日子,能缩在屋里还真不大想出去。

佟莉看着手机的导航,叫了一声似乎在补眠的张天德。“柳荫公园,想去不?”

张天德一听,鲤鱼打挺一般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去去去。莉莉你想去哪儿?”

她指指手机屏幕。“柳荫公园。得走一会儿呢,或者坐公交车,几站。你怕不怕热?”

“不怕不怕,就是莉莉你怕不怕热,这八点多了,太阳高起来了。”

“我是海军,怕什么热啊。走,跟队长说一声去。”

杨锐正和徐宏聊人生呢,看着门口穿好便装的二人了然的笑了笑。“去吧去吧,中午之前想着回来。”

张天德穿了一身黑半袖配深灰色七分裤,佟莉一件宽松点的白半袖配黑色休闲七分裤。之所以选了大一点的白半袖,是因为佟莉觉得自己比一般姑娘发达的肱二头肌如果穿合身或者紧身的衣服会显得很明显。在部队不觉得什么,在外面就觉得有点那什么。

柳荫公园里还算是凉快,有三三俩俩的游人,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没办法,天热。“哎,你去过草原吗?”佟莉看了一眼一直沉闷不怎么说话的张天德。“没有,我老家就在海边。我其实连大片的麦子地都没怎么看见过。”

“我老家在内蒙古,等哪天有时间了,我带你去瞧瞧,我会骑马,可爽了。对,也没这么热。”佟莉说着,看着张天德的反应。然而,这话其实所要表达的真实意义恐怕老实本分的张天德同志并没有完全懂。“那,哪天有时间了,我也带你去我家乡看看。那儿的海蛎子个头可大了,我妈做的特别好吃。对了,还有队长,他一定特别喜欢放好多辣椒。”

佟莉捏了捏拳头。“对,多放点辣椒,队长喜欢。走,买个甜筒去。”

顾顺还是没忍住,早上说的辣片让他翻来覆去的坐不住。“顾顺你闲不住不如出去跑几圈,我看这小区面积大,够你跑个十公里。”李懂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骄阳似火。

“我瞧瞧。”他看了看。“以我狙击手的视力,我发现了一个小卖部,那里。”他伸手一指。“一楼自家住户改造成的那个小卖部。”手放下直接拍在李懂肩膀上。“别无聊,哥去给你看看有没有辣片。”

过了五六分钟,群里出现了顾顺发的图片。一张卫龙牌辣条的照片。

“各位,童年美味啊,想要的吱一声。”

很快,屏幕上一拉溜的‘吱’。顾顺看了看,露出两颗小虎牙。“老板,给我来一个大塑料袋装。”

提着一塑料袋辣条的高大狙击手行走在小区里,被戴着红袖标的老大爷们行了很长时间的注目礼。“妈呀,这大爷们的眼神,也非常有杀伤力啊。”进了宾馆,又被脸红的前台小妹行了注目礼。“为了小李懂的口腹之欲,哥也算是牺牲形象了吧。”顾顺自我安慰。然而李懂其实并没有非要他去买辣条。

徐宏拿过来几袋辣条。“下午咱们带点水果过去吧。那个,罗星说他也要辣条。”杨锐瞧着这辣条,抬了抬眼皮。“小惠上学就爱吃这个,还拉过好几次肚子。罗星吃什么辣条,吃坏了拉肚子还不是麻烦人家。老老实实吃病号饭。”

“队长,咱明天上午干什么去?”

“车票几点的?”

“三点多的。”

“还真有点辣。”杨锐喝了一大口水。“三点之前到车站。中午,中午简单吃点,早晨多吃点。上午没法探视罗星了。就,还是自由活动吧。你说呢?”

徐宏大眼睛看着他。“队长,咱俩去天安门看看吧。我还小时候去的呢。要是有时间,顺便去故宫瞧瞧?”

杨锐眯着眼睛笑。“行,你想去咱就去。要不直接背着包吧,万一来不及,让庄羽他们办退房直接车站。”

这是要玩一上午的节奏啊,徐宏的眼睛更亮了。

宾馆里庄羽举着辣条还在向陆琛大力推荐北方的各类吃食。“琛哥我跟你说,我们家小区那边的煎饼超好吃,我进部队之前是四块钱一个,但是现在估计得五六块了。我之前上高中,早晨一个煎饼,要是有时间就再来一个豆腐脑,放多多的辣椒,多来点卤。。。”他停了一下。“不行我得给队长发信息,明天一定要给我带豆腐脑。”他喝了一大口水。“你真不吃啊?你们南方男人真不爷们儿,不就是个辣条嘛,吃点能怎么的。”陆琛看他一眼,挤挤眼睛。“我爷们儿不爷们儿你不知道吗?”看着庄羽明显愣了一下。“那些刺激性的东西我真的劝你少吃,真的,不一定卫生的。顾顺那家伙估计是为了逗李懂。”

没想到庄羽还挺执拗的。“你们沿海大城市的男人就是活的太精致,太小气。大早晨的吃个早饭还要甜的。我都替你觉得腻。”

陆琛拿着手机刷网页,嗤笑一声。“可拉倒吧。我听说你们河北现在也和北京什么京津冀一体化还是什么,连雾霾都一体化了。大冬天早晨的出趟门,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迷雾森林。遇上一群雾霾里跳广场舞的,跟寂静岭那个恐怖片似的。”

庄羽一听不干了,立马跳起欲暴打陆琛。“好个你陆琛,地域歧视啊!”两个人闹成一团,突然手机响了。杨锐的怒吼传来。“大白天的,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假如您还愿意往下看,我会继续更新(本周末暂停更新一次)。

假如您不愿意往下看,请不要喷我。


假如再有一次机会给他们 (五)

严重OOC预警。不扎星。一两句话顺懂,三四句话机枪组,五六句话后勤组,七八句话正副队。私心都打tag了,对不住。

军事废,和军规有关的一切都是我瞎编的,大家别计较。

第二天,杨锐醒得早,看表才发现刚五点多。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早起的大爷大妈们已经开始遛弯了。他看了看徐宏,徐宏还没睡醒,此刻盖着被子,胳膊还露在外面。这大床房说实话舒适度非常不错,就是两个男人盖一个被子有点不适应。不知道是不是空调温度有点低,徐宏半夜就把被子卷起来然后贴着杨锐了。杨锐抿着嘴笑了笑,轻手轻脚的去洗漱。然后拿上手机出了门。宾馆楼道里静悄悄的,这时候几乎没什么人起床。他打开微信,想了想,尝试着在群里发了个表情。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回复他的是张天德。

“队长,你也起这么早?”

“行啊石头,秒回。你也够早的。”

石头很快变成了私聊。“这,唉,我没怎么睡。队长你出去干嘛?”

杨锐想了想。“你要没事儿,咱俩出去给他们买个早饭。我刚看了,这附近有小区,肯定有吃早饭的地方。”

几秒种后,带着巨大黑眼眶的石头就出现在了杨锐面前。他表示很理解的拍了拍眼前这个大小伙子的肩膀。“不行今晚上就跟我和徐宏挤挤。”

石头摸了摸头。“不是,就是,我太紧张了。原先陆琛老说我打呼噜,我怕睡着了打呼噜莉莉睡不着。”

进电梯了,杨锐点了点头。“你们俩的事,只要上面没问题我这儿什么问题没有。你说打呼噜这事儿,咱们以前执行任务,你以为你睡觉打呼噜莉莉不知道啊。”

石头愣了愣,然后嘿嘿笑着又摸了摸头。

小区里早点摊这个时间段人还比较少。石头脸上的伤疤让老板吓了一跳,但是看他二人身材挺拔目光透亮,只是点了点头。“当兵的吧?”杨锐笑了。“老板这时候烧饼有了吗?”

“有,除了馄饨得现煮,其他都有现成的,热的。”

打开手机,李懂也醒了。“队长要出去买早饭吗?”

又一条。“队长你出去了吗?”

杨锐回复。“我和石头出来买早饭了,其他人屋里等着。”

“老板,紫米粥三个,小米粥两个,南瓜粥三个。烧饼,麻酱十个椒盐的十个,茶叶蛋八个。油饼来五个。再来仨糖火烧。”

老板麻溜儿的都给装好了,结账完了又拉住了石头。“我给你们装点咸菜,我家的烧饼口轻,来点咸菜,油饼也不腻了。”说着拿出了一个保鲜盒,夹了好多咸菜进去。杨锐忙打住了。“老板您这咸菜多少钱一份?”这瞧着,可不少。“咸菜能几个钱,你这小伙子当兵时间长了吧,忒规矩了。放心,我这咸菜自家做的,不收你的钱。拿着吧。”老板娘又拿了两个大的塑料袋把这一堆早饭装好。

“那我们谢谢您了。”

“谢什么,喜欢吃明儿还来啊。”

杨锐又往群里发了信息。“没睡醒的叫醒了吧,早饭买好了,十分钟之后就到。”

这一回宾馆,也六点多了。大家洗漱完毕都聚到杨锐徐宏那屋,八个人又是站的满登登的。“老板特别好,送了咸菜。不爱吃咸的有仨糖火烧。自己拿了早饭回自己屋吃也行。”

(有的早点摊咸菜不要钱,有的也是真的要钱。)

石头拿了两个糖火烧,剩下的一个被陆琛拿走了。庄羽小声嘟囔了一句怎么没买豆腐脑,李懂觉得下次可以装点辣椒。

“你怎么起这么早?”佟莉拿了一个油饼,卷了点咸菜,就着粥,看着貌似被噎到了的张天德。“没,就是,可能是择席。”

“你还择席呢?陆琛说你趟地上都能秒睡。对了,他还说你打呼噜特别响,我也没听到啊。”

石头心里问候了一下陆琛。“可能就是择席吧,呼噜都不打了。那你睡的怎么样?不行,就,我还是和队长他们挤挤吧。”

佟莉胡噜了一把他的头。“没事儿,我都不介意。你消停儿的睡。你去和正副队挤挤,我估计你想睡也睡不着了。”

“琛哥我跟你说,豆腐脑加点香菜真的特别好吃。要是有辣椒油放进去那味道我特别喜欢。明天和队长说,一定要给我买豆腐脑。”

陆琛嚼着糖火烧,夹了一根咸菜。他不喜欢吃咸味豆腐脑,所以他觉得队长没买豆腐脑很对。“那你明天早点起啊,队长五点多起了就出去买了。而且,咸的豆腐脑怎么吃啊。我一直吃甜的。”

庄羽摇了摇头,递给他一个茶叶蛋。“真的好吃,我保证。而且我保证我不放辣椒。”

顾顺东北人,北京这边吃的对他口味。拿了两个麻酱烧饼,掰开,然后夹了咸菜进去。“哎,李懂。你知道吗?高中那会儿我们放学都吃双夹。你知道双夹夹什么吗?”

李懂埋头于南瓜粥和茶叶蛋。“夹什么?菜?就像煎饼?”

“你看你就没吃过,夹的东西可多了,我那会儿就固定的,夹辣片和煎鸡蛋,偶尔加个肠。”

李懂皱眉,他没尝试过这样吃烧饼。“晚上跟队长说说,哥去买袋辣片给你尝尝。”

“上午罗星复健,不让其他人探视。咱们下去再去看看他。”徐宏咬了一口烧饼,喝了一口粥。“这烧饼不错,比咱们食堂的好吃。队长你不来点咸菜?要不明天来点辣椒吧。”

杨锐摇摇头。“你还说这个呢,我都没问人家是不是咸菜要钱。”他把粥喝完了收拾了一下桌子。“其实罗星现在挺好的。调到二线,往后还有希望能站起来,我瞧着那姑娘也挺好的。”

“队长。”徐宏擦了擦嘴。“你想过退二线,或者退役吗?”

“想过,说不定哪天就退役了。要能退二线,我觉得还挺好的。说实话,我和石头出去买早饭,都听不懂人家在那儿聊什么。什么当下的新鲜事儿啊,什么流行的东西啊,甚至我觉得啊,估计现在让我去别的什么单位,我可能都不知道怎么和人家相处了。你呢?”

徐宏盯着他,大眼睛亮亮的。“我要是能自己选,那你要是退了,我也退。你要是不退,那我也不退。”

杨锐看着他,觉得这大早上的,北京的太阳还挺晒,脸热热的。

“下午两点咱这屋集合,上午让他们自由活动。”


假如您还愿意往下看,我会继续更新。

假如您不愿意往下看,请不要喷我。

假如再有一次机会给他们 (四)

建军节,致敬最可爱的人。

郭林家常菜。

徐宏拿着菜单。“今天大家放心点菜,点点儿自己爱吃的。但是还是不能喝酒。”杨锐一直没说话,喝着热茶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一众队员在争抢菜单。

“水煮牛肉或者水煮鱼,吊烧鸡。”

“水晶红果,蓝莓山药,拔丝苹果,那什么,三选二就行。”

“火爆腰花,咸蛋黄焗南瓜。”

“干锅土豆或者干锅茶树菇。”

“锅包肉,地三鲜。”

“顾顺点的真没创意。这样吧,再来一个山城毛血旺,麻婆豆腐,两份扬州炒饭。”

“副队偏心,就知道队长是四川人。不是说好了大家趁着在地上努力吃青菜的吗?”庄羽翻着菜单。“西芹百合,烧二冬。”

服务员收好菜单刚要走,徐宏又加了一个。“大家中午也没正经吃多少,再加两份家常饼。”

陆琛喝着热茶水把旁边便利店买的饮料拿出来放桌子上。“至少庄羽别吃辣的了。”接收到佟莉的目光关怀之后又补充了一句。“石头也是,刺激的少吃。”

“队长,我以饮料代酒,这么多年,谢谢你。”倒上果粒橙,徐宏毫无预警的站了起来。示意了一下之后,一饮而尽。

虽然是果粒橙,但是杨锐觉得眼眶有点酸涩的难受,“徐宏你看你,这,这干嘛呢好好的。”

“虽然,咱们搭档这么长时间了,但是,我其实几乎没有和你说过谢谢,队长,有你在,我们就都在。”徐宏看了坐着的一圈人。大家都沉默了,这代表大家都觉得徐宏说的没错。

想不到的是,石头竟然红着脸也端起了一杯饮料,陆琛摸了摸下巴,感觉有好戏看了。“咳咳,队长,我没别的想说的,就是,就是。”他看了一眼也有点脸红的佟莉。“就是想让您同意,我和莉莉想打恋爱报告。”话说完大家都有点惊讶,没想到张天德竟然有这么直白的一天,脸红的佟莉也少见的很。

杨锐点头。“同意,同意,都同意。”

只要大家都好好的,都行。

出了饭店,七点多,到了酒店,还不到八点正好。但是,等庄羽拿到房卡,他愣住了。

“怎么了庄羽,这宾馆看着还挺高大上的。咱们住几层啊,能不能看到夜景?”顾顺左右看看,前台小姑娘看着他都有点脸红。“哪儿那么多事?”李懂不以为意。“怎么了庄羽?咱们是楼梯还是电梯?”

“那什么,就,就,就是我当时一看,这时候不是暑假嘛,旅游的人不少,我想着,大家尽量住的好一点,起码干净卫生安全,还别离医院太远。我看这儿不错,就赶紧抢了四间房。”

说到这里,大家依旧茫然的看着他。庄羽局促着,往陆琛身后撤退。“就是,我也没看是不是双床还是大床房。反正,就抢了四间,八个人正好,算是特价房。但是,我,我忘了,莉莉姐。。。。。。”

众人:。。。。。。

徐宏走过来打了圆场。“咱们先上去,庄羽几层啊。”

“十一层,都在十一层。”

佟莉面如黑炭,石头也有点不自然,庄羽一直缩在陆琛身后,顾顺嚼着口香糖看热闹。大家先集中到了其中一间豪华大床房。

“两米四的豪华大床房。”杨锐拍了拍床。“咱们在舰上的时候,那小床窄的,两米四都够睡仨人的了。佟莉一人一屋,其他的咱们凑合一下。”

“但是队长,就这一间大床房。其他的都是双床。您看我们这几个大小伙子,谁跟谁还有谁能挤挤?”

说点私心的,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外面,大家都想住的舒心点。此刻都看着杨锐,他们的老父亲。况且,这三个大小伙子住一张床,感觉哪里怪怪的。

反倒是佟莉,深吸了一口气,狠狠的剜了一眼庄羽。“咱大家什么泥里水里没一块儿爬过。不就是睡个觉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又不是一张床。石头,咱俩一屋。”

“还是莉姐痛快。那咱俩一屋。”顾顺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揽着李懂的肩膀笑得看不见眼睛。

张天德本来发黑的皮肤此时已经不知道该是什么颜色了。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一面觉得有点小窃喜,一面又觉得实在是不好意思,此刻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佟莉拍了他一下子,拍的他一个趔趄。但是还是要强压下心里的小窃喜,他这么低着头抿着嘴偷偷忍着笑,自然也没看见旁边佟莉的嘴角也弯了弯。
“那就这样,我和队长一屋,陆琛庄羽一屋,顾顺李懂一屋,石头佟莉一屋,莉莉要不让石头跟我们挤挤。”徐宏左右看了看。

没想到佟莉摆摆手。“这有什么的。咱们一块儿训练泥里土里海里浪里的,我也没把你们当大老爷们儿。”

“那好吧。也八点多了,一天舟车劳顿的,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早晨也别起太晚。”

平时训练按部就班,也没时间考虑别的,到了什么时间就做什么。现在一下子松懈下来,往往一沾枕头就困得不行了。庄羽洗漱完就直接趴床上了,陆琛给他掖好被子,调好空调温度,就关灯了。

李懂还在兴奋中,见到罗星没大事真好,比起下半辈子都只能躺着,现在的结果比他之前想过的好太多了,现在觉得北京的夜景也美多了。“放心,罗星以后有更多的好日子等着他。说不定往后啊,咱们蛟龙的狙击手,就都是你星哥手底下出来的了。”顾顺拍着李懂的肩膀,外面的夜景朦朦胧胧,也灯火辉煌。

假如您还愿意往下看,明天我会继续更新。

假如您不愿意往下看,请不要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