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三年

合租(北平双美,现代AU) 28

三次元琐事繁多,抱歉了哈,感谢还在看的你!

方家的早晨很忙碌。

也许只是因为过节。孙朝忠早上不到七点起床了,没有闹钟,可是他的作息都差不多,就算是周末,也会在八点之前起床,当然,他并不是一定要出去锻炼。

方妈妈已经起床做早饭了,方孟韦还没有起床。阿黑跟着起来伸了个懒腰,但是没有出屋,站在墙角好奇的往外看。“小孙这么早就起床啦?我们孟韦就是在家就赖床,有时候不到十点都不起床。阿黑呢?”方妈妈拿过一个小碟子,孙朝忠一看,是一小碟鲜肉。“在屋里呢,它有点认生。我给它带罐头了。”

“中午我要炒点菜,切了点肉丝备着。阿黑吃不吃鲜肉啊,这是猪肉。”

阿黑从小到大几乎不吃鲜肉的,曾经方孟韦说过,猫科动物,大抵都是差不多的,既然老虎狮子豹子都吃生肉,那阿黑肯定也吃。可是孙朝忠一直执拗的认为,生肉都不大健康,阿黑一直都吃罐头,猛的吃生肉,怕是要坏肚子。“它不怎么吃鲜肉,就一直吃罐头,吃猫粮。”

方妈妈也没说什么。“我看阿黑让你们养的真不错。我从小就喜欢猫,结婚之前我家就养过猫,可是,他爸不喜欢,结了婚我就没养过。”

孙朝忠看了一眼墙角,阿黑站在那儿一双蓝眼睛看过来。他招了招手,阿黑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蹭了蹭他的裤脚。又走到方妈妈脚下,闻了闻,然后又回到了墙角。“它还是认生。”方妈妈表示不介意。“你把孟韦叫起来吧。他爸爸出去溜达了,八点之前肯定回来了,看他不起床又要发脾气说他。”

偶尔和方孟韦聊天,感觉方爸爸应该是比较严厉的。

敲门,门没锁。他打开一条缝,方孟韦盖的严严实实。再一看,窗户没关上,十月的天气,网上不关窗也是挺凉的。搞不好他今天要头疼。

推了推裹在被子里没动静的方孟韦,孙朝忠用了点大力气推他。“孟韦,起床了。”被子团动了动,但是依旧没有打开的意思。“孟韦,阿姨做饭了。起来吃早饭了。”被子团里面的方孟韦好像是翻了个身。“这都放假了,怎么就不能让人多睡会儿啊。”孙朝忠无奈的停了一会儿。“孟韦,阿姨说了,马上叔叔就回来了。你再睡再不起床,那一会儿叔叔过来叫你我可不管你了啊。”

大概是终于想到这是回家了,不仅仅有母亲可口的饭菜,还有父亲严厉不苟言笑的面孔,方孟韦终于从被子团里钻出来了。“一想到回家了我爸还是那么严厉的管着我,我就觉得,还不如不回来呢。”

大概是听到他的声音了,阿黑走了过来。“阿黑不认生啊,我以为它会在屋子里不出来呢。”阿黑摇了摇尾巴。直接跳上床,方孟韦胡撸胡撸它的毛。

等方爸爸回来了,一大家子人开始吃早饭。孙朝忠自己是会做饭的,早饭的时候就开始和方妈妈聊中午吃什么,需要买什么菜肉。把方妈妈高兴的跟什么似的。“看看人家小孙,都是年轻的大小伙子,会工作,还会做饭,不知道以后便宜了哪家的姑娘。”方爸爸夹了一筷子小菜。“看看人家,孟韦你也这么大了,一点成年人的样子都没有。怕是在北京生活,也多亏了小孙照顾你。”

这话说的孙朝忠不好意思。“可是要是没有孟韦,我都找不到住处了。”

倒是方孟韦一直唠唠叨叨。“就知道要被你们念,早知道就不回来了。”

孙朝忠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在父母面前,方孟韦越发像个小孩子一般。“家这边也没什么名胜古迹,北京什么都有卖的,也不用买什么。就是转转,散散心吧。”



《后不勤》 @盐酸哌替啶溶液 终于收到啦,没想到还挺快的,错过了双十一的物流大军,平安到了我的手上,质量超级好,超级厚。感谢太太们的每一篇文,感觉真的好珍贵。
那首《故事》超级好听的,也超级泪目的。情形势所迫,这也许是我收的最后一个本子了,感谢为红海行动发电的每一位太太,感谢庄羽小天使和陆大夫。(怕和谐,过两天就删。)

合租(北平双美,现代AU) 27

到了晚上微微堵车,进家门已经是快八点了。方孟韦下车前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我刚给我哥发微信,饭菜都热好了。咱们进门就先吃饭。我家里人都挺好的,你不要紧张。”

孙朝忠点了点头,把阿黑放进猫包里,然后打开后备箱,大过节的,不带点东西是不行的。他买了两瓶酒,又买了牛奶。方孟韦拎着猫包和阿黑用的一些东西,孙朝忠拿着酒和牛奶。二人停好车后就上了楼。

一进门,一大家子都在客厅呢。孙朝忠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倒是方孟韦,一进门就嚷嚷着要吃饭。方妈妈过来看了看。“这就是你的室友吧?小伙子长得挺周正。这一天车开的,赶紧喝点水。”

孙朝忠放下牛奶和酒。“阿姨好,您就叫我小孙吧。”

方孟韦换了拖鞋带着他往沙发坐。然后一一介绍过去。方爸爸是单位的一把手,有些那么一点点端着。方孟韦的哥哥方孟敖是在役军官,难得休休假,本身也是有点严肃。这让孙朝忠浑身不自在。“就跟自己家一样。别客气。”方孟韦的嫂子何孝钰是报社编辑,人淡淡的但是很有亲和力。给孙朝忠递了水果碟就去厨房热饭了。

孙朝忠简单的扫视了一下,方家在当地应该算是有钱人家了。挺大的房子,还是跃层,得有四个卧室。“不是说带了猫来吗?我瞧瞧。”

方妈妈搓着手看着有些茫然的孙朝忠。方爸爸倒是接了一句。“这念叨了好几次了,家里养不了,看见谁家有猫都想去看看。”

孙朝忠笑了笑,把猫包打开。阿黑倒也是不大人生,走出来看了看孙朝忠,然后又看了看四周。就直接跳到他腿上趴着了。“他就叫阿黑。”

阿黑还算是通人意,方妈妈逗它也没抓人咬人。孙朝忠索性把它放到方妈妈怀里了。没多久,饭也热好了。“今天先简单吃点,我们都吃了,明天咱们一块儿出去吃。”何孝钰热了两个菜,又切了一盘凉拼。

方孟韦洗了手就招呼着孙朝忠也赶紧去洗手。“吃完得快九点了。”

等这二人吃完了,方孟敖看了看表。“我们就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小孙就当在自己家一样,别见外。”

方妈妈睡得早,逗了会儿阿黑喜欢的不行。方孟韦帮着孙朝忠收拾给他准备的房间。“这屋子一般就是有客人来了就住。有什么事叫我,对了,阿黑,就还和你一块儿住。不然我怕它认生。”

“阿黑还好,一会儿我给它开个罐头。今天夜里估计得闹闹,但是没事,把门关严实了。它不跑出去。”

都收拾好了,方孟韦仰面躺在床上。“还是回家的感觉好。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家看看啊。我家这边都没什么可玩的。咱俩要不6号就回去吧。”

对于回家,孙朝忠并没有回应他。“都行,反正,得留出时间来休息休息,毕竟咱们是开车。”

“嗯。”方孟韦起身。“那你休息吧,这两天阿黑就让我妈抱抱,她可喜欢猫了。”

关了灯,果然阿黑爬到床上来了。孙朝忠抱着阿黑,盯着天花板。他觉得这里有一种像是家的感觉,舒适的被褥和安静的房间。他打开手机,方家有无线网,他准备看一集电视剧再睡,毕竟还不到十点。但是看了不到五分钟,他就觉得困意止不住的袭来。算了,关了手机,摸了摸阿黑,一人一猫沉沉睡去。


合租(北平双美,现代AU) 26

说干就干。

方孟韦查了查车号的问题,孙朝忠忙着准备阿黑路上要用的东西。

阿黑好像也知道了准备要出门。这几天总是有点躁动不安,白天睡眠的时间都少了。时不时的就到孙朝忠脚边转悠转悠。

“孟韦你和叔叔阿姨打招呼了吗?”装好猫罐头,孙朝忠在国庆假的前一天晚上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和阿黑的包。

方孟韦叼着一块馒头干,也在检查自己的行礼。“都说了,他们特欢迎你。说是给你准备了房间了,什么都准备好了。我妈喜欢猫,对阿黑也特期待。我跟你说,什么都别想,就当是出去玩了。”

孙朝忠心重,方孟韦特别怕他东想西想。到时候又不想去了,他可不想这样。

早晨,五点不到。方孟韦就醒了。起床飞快的洗漱,早晨的时间很宝贵,今天肯定很多出京的车辆,搞不好要排大长队的。他刚洗漱完,孙朝忠就穿好衣服抱着阿黑出来了。“阿黑已经吃过了,一会儿可以直接出发。”

“你都准备好了?”

孙朝忠有点不好意思。“嗯,我没怎么睡,四点多一点就醒了。洗漱完了让阿黑吃点东西就等着了。”

这样看来,方孟韦再次检查了一下门窗水电。然后背上了一个大背包。“我们出发吧!”

路上暂时车比较少,阿黑没有在猫包里,而是放在了后排座上。租来的车,本来应该是比较爱惜才是。但是两个人都不想让阿黑不舒服,而且猫要是不舒服,真要是把车座子给抓了,那也是麻烦。索性带了一块大垫子,直接放在后排座上,它想怎么睡怎么趴着就怎么睡。

开了一个多小时,快上高速了,此时不到七点钟,平时这里的车流量不大。但是此时已经比较明显,车速降下来了。“咱们买点早饭,这一路,我是预感咱们吃不了几顿正常的饭了。”方孟韦拐进了便道。有一家永和大王和一家麦当劳。

因为有阿黑在车上,所以孙朝忠下车去买饭,然后二人在车上吃了点。“上了高速,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堵车。别喝太多水了。”

高速上的车流很快就多了起来,方孟韦看了看表,时间还不到八点,但是车流量已经开始增多了,而且,大家的车速明显的都慢了下来。“咱们开一天其实估计到不了。这速度一点都不快。晚上怎么办?凑合一宿咱俩倒班开,还是下高速,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孙朝忠看了一眼后排座睡着正香的阿黑。“咱俩倒班开吧,等差不多的时候你估计一下时间,提前给家里打个电话。就别在外面住了,耽误时间。而且,如果在外面住,阿黑怎么办?不好弄。”

这倒是,阿黑作为一只猫,能坚持到现在,实属不易了。

“那行,咱俩辛苦点,半夜就半夜吧,到家了怎么都好说,睡到什么时候都行。”

中午的时候,二人到一个能排上队的服务区去了次洗手间,又买了点吃的。这回买的多了些,想着晚上也就在车里解决了。方孟韦想的比较乐观,如果这个速度能一直保持的话。那到了晚上应该就能到了。孙朝忠抱着阿黑让它在猫盆里解决了一下阿黑自己的如厕问题。然后又喂了点猫粮。阿黑真是只给力的猫。

傍晚五点多,精疲力尽的二人终于下了高速。“再开一个多小时就能到家了。我们要不要去吃点饭?”

方孟韦看了一眼中午买的饭团子。“算了,累了我也知道,咱俩加把劲儿。我给我哥发微信了,他们先吃,咱们到家了再吃。没事儿,怎么的八点也能到了。还能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呢。我妈还说阿黑的照片能不能先发一张看看。”

听着方孟韦絮絮叨叨,孙朝忠微微笑了。


合租(北平双美,现代AU) 25

中秋节假期,孙朝忠不回家。这已经是他维持了很多年的习惯了。但是他却帮方孟韦抢到了票。

“早晨七点多的高铁,到家下午。回来的时候是中午的火车,晚上到。”孙朝忠抱着阿黑,看着方孟韦开心的收拾东西。“那你呢?还是不回家吗?”

“我打电话了。”

这是孙朝忠这么好几年以来,第一次主动在中秋节给家里打电话。回家是暂时不太可行的事。他是有点怕回家的,他怕那些不知道什么含义的眼光。害怕父母好不容易这几年的平静的生活万一因为自己回老家一下子打回原形。

而上次孙朝忠的父母来北京,似乎也让他们的关系得到了缓和,多了一些父母儿女的温情。孙朝忠把这归功于一大部分来自于方孟韦。

“我弟弟,明年要结婚了,大概是三月份。我这想着,结婚是件大事,家里人,亲朋好友都得来。我还是别露面了。”

方孟韦收拾东西的手停住了。“亲戚们都知道?”

“知道的不在少数。”

方孟韦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又塞进了一件衣服。“我也插不上话,随你。那你国庆节什么安排?”

阿黑溜过来在他腿边蹭蹭。“国庆我也不回家了。你呢?现在高铁票国庆的没有了。你只能买机票了。”

抱起阿黑。方孟韦点了点头。“中秋国庆今年离得近。我中秋都回家了,国庆回不回都行。倒是你,我要是中秋节也回去了,你就一个人在家带着阿黑了。”

孙朝忠去冰箱拿吃的。看着阿黑在方孟韦脚边蹭来蹭去。“我这几年都没回家,所以才能一直养着阿黑。我要是回家,可怎么把阿黑带回去啊。”

似乎是听到了孙朝忠说话的意思,阿黑把头转过来看着他。“嗨,那还不简单。你要你不怕累不怕麻烦。咱们租车不就行了?”

一想到租车,方孟韦又来了兴趣。“这样吧,我来处理。国庆你也别一个人在家闷着了。咱俩去租车。然后开着车去我家那边。住几天然后回来。全程带着阿黑。”

孙朝忠的眼睛亮了一下。转而又暗淡下去。“这样明显不大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了?咱俩是合租的室友,每天住一块儿,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我和我家里人早就提到过你。”看着他表情阴晴不定。方孟韦想到了一个不好的结果。“你不会从来没把我当成朋友吧。”看他没说话,还真是有点急了。“哎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一直那你当朋友的。”

没想你他笑了笑。“没有,我也一直拿你当朋友的。就是觉得不大合适,突然的,就去你家住。本来国庆节七天假,也是应该和家里人在一起的。”

“现在早就不吝那个了。在哪儿都是过。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中秋节回家了。国庆假还回家,其实我父母是无所谓的。咱俩是朋友,说句实在话,在北京这个陌生的地方,能住在一间屋子里,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都是缘分。我之前上大学还带我同学来过家里住呢。”

话都说到这了,似乎没什么反对的理由。“那我看看租车的事吧。”

“这事儿得趁早。不然好车都被租没了。你考虑下车号的问题。然后拿点阿黑路上会用到的东西。”


节日快乐

祝我自己和全天下的教师,节日快乐,我们都要好好的。

合租(北平双美,现代AU) 24

非常对不住还在看这篇文的每一位。。。坑了这么久。。。

在某一天的傍晚,方孟韦和阿黑都饿得前心贴后背的时候,孙朝忠才顶着一身的晚霞回来了。

“怎么今天加班?我都没在外面吃饭。”

“没有。”他扬了扬纸袋子。“我去买了件半袖。这周末有个同事结婚,我随了份子。”

“随份子?那你以前不随啊?”方孟韦打开冰箱门。“就胡萝卜和芹菜了,还有几个鸡蛋。”

阿黑过来喵喵叫。孙朝忠有点无奈。“你怎么没给阿黑倒点猫粮?”

“我打个排位。”

孙朝忠没理会他打什么排位,径自走过去给阿黑倒猫粮。“那你出去买几个馒头吧。小区门口那个熟食店还开着。”

晚饭超级简单,鸡蛋炒芹菜,方孟韦又买了点熟食店的鸭腿。“下回你晚点回来打个电话什么的。不行我买个外卖。”

“那阿黑你总不至于忘了喂吧。”孙朝忠夹走了最后一个鸭腿,把鸭腿上的皮剥了然后给了阿黑。

方孟韦有点脸红了。“这个,我看阿黑也没多饿。”

孙朝忠懒得理他。

晚上看电视,方孟韦收拾自己屋子。“你周末是要去喝喜酒吗?”

“嗯。”

“周六还是周日啊。”

“周六中午。怎么了?”

抱出一摞冬天的衣服放在整理箱里。方孟韦乐了。“没想到啊。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出席这种活动呢。关系好啊?”

“还行,一个办公室的。平时有点什么忙的也都帮。还有就是,你也说了,尝试和同事们有工作之外的接触。我包了个红包给他,他还挺意外的。”

没想到自己说的话他能听下去,方孟韦也意外的。“其实人都是差不多的。大多数人,你对别人有善意,都能感受得到的。出门在外工作,哪能不与人多接触,总是没有太多坏处的。”

看他听进去了,方孟韦蹲下身逗逗阿黑。“人总是会变的。你也别老是把心关起来。你看,咱俩不是相处的挺好的嘛。”

看着阿黑很是惬意的微微打着呼噜,孙朝忠轻轻叹了一口气。连阿黑都很信任方孟韦,其实很难得了。

“孟韦,你以后,还回老家发展吗?”

“难说。”他叹气。“你知道吗?中介给我发过一回微信,说是房租可能会涨。我这想着,在北京,买房我是不指望了。但是租房,要真是太贵了,我还真就不租了。回家去。那你呢?”

孙朝忠也摇头。“我也不知道。也是想着先租着。目前房租还负担得起。要真是这儿待不下去了。我可能不会回老家。我可能会换个城市。也许我会去上海,或者是浙江那边吧。也不大确定。就是想着,也不能一辈子租房子住。但是也不想回我老家那边。”

这个原因方孟韦懂的。“那你,唉,反正咱们也许最后都会离开这里。这里再好,如果发展的一般,也就真是一般,最后还是回家最妥当。我家那边发展其实还不错。虽然没有这里这么繁华,机会那么多。但是,其实可以考虑。”

孙朝忠看了他一眼。方孟韦还在自顾自的说着。“要真是哪一天你我都不想在这儿发展了,我觉得,也许哪天,咱俩带上阿黑回我老家也行。我家也不小,我哥和嫂子他们一家分出去住了,有自己的房子。我家是跃层,爸妈住一间,你要是来了都不用外面租房子住,也能有你和阿黑一间卧室。”

方孟韦越说越开心。“要不就这样吧,孙朝忠你带着阿黑,咱俩别在这儿发展了,回我老家得了。”


这只猫在路边叫原来是因为它有四只猫崽。。。

淘宝显示的仍旧是未发货,但是今天竟然收到了,我都要退款了。
可能这家店根本就没更新淘宝订单状态吧,请各位没收到的亲先别着急,可能已经发货但是没有显示。
总之,收到砖头这么厚的书真是太惊喜了,400多页!!!!!!😁😁😁😁😁感谢太太写了这么多这么好的文,爱他们,也爱太太!!!!!! @koikoi

假如再有一次机会给他们 (完结)

完结篇,感谢。严重OOC预警。不扎星。一两句话顺懂,三四句话机枪组,五六句话后勤组,七八句话正副队。私心都打tag了,对不住。

军事废,和军规有关的一切都是我瞎编的,大家别计较。

下午一点多,医院来了电话,罗星下午要做检查,下午的探视取消了,如果他们愿意去,可以破例明天上午十点以后去。

杨锐把所有人都叫到了他们屋。“下午不能去看罗星了。咱们明天上午十点去。那个,九点多,庄羽去办理退房。那么下午,大家都有想集体行动的地方吗?”

“看升旗的话,明天早晨要早起。然后再回来等到九点多办退房。”庄羽看着手表,看了一圈大家。“就是比较麻烦。来回跑两趟。”

“那要不去看升旗呢?”李懂看了看外面的大太阳。“我们去哪儿?还是在屋里打牌?”

“咱们平时也打牌。”佟莉间接反对了打牌的提议,石头附议。

“北京的景点,故宫天安门,圆明园颐和园,景山北海。八达岭又远。”陆琛看着手机,报菜名似的念。“我实名制反对去颐和园,我小时候去过。”

“你也不是北京的,你什么时候去的?”

“我有亲戚在北京,住那边儿。”

“去趟故宫吧。”徐宏看了一圈大家。“咱们拿着证件有优惠吗?今天不是周一。”

副队都说要去了,队长肯定也同意,那么其他人不同意似乎也没什么用了。“那就去吧,现在去。不然看不了多久也该闭馆了。”

骄阳似火,蛟龙八个人龙精虎猛的奔向全世界闻名的皇家宫殿紫禁城。在经过天安门的时候,这八个人得到了执勤特警兄弟们的特别注目礼,没错,一般人哪有这身板儿,这气势。

晚上再次回到宾馆,已经是快七点了。“庄羽看看点点外卖得了,太热了。”一身臭汗的杨锐抹了把脸。

佟莉先回去冲澡,张天德去了庄羽那儿。“明天要是不去看升旗,大家也没必要起那么早了。咱们九点多出发,庄羽负责退房。然后坐地铁去看看罗星。差不多,三点之前到南站。晚上七八点就能下车了。”

“队长。”李懂看了一眼找口香糖的顾顺。“咱们以后还能再来看星哥吗?”

正在收拾衣服的杨锐手停了一下。“罗星,至少要在北京待一阵子。至于以后,肯定要看上级安排。我们以后肯定能看到罗星的。”

李懂有点失落,但是也没说什么。“我想出去看看。旁边小区里我看有一个什么菜篮子便民什么店。”

“去吧,别太晚回来。”

顾顺跟着去了。“李懂,懂儿?”李懂在前面走的很快,也不说话。顾顺觉得气压有点低。“你别不开心,不是说了嘛,罗星没大事,以后还是有机会站起来的。”

“我就是心里难受。”进了便利店,李懂拿了两个塑料袋,漫无目的的在一堆各类水果中间闲逛。“我也没有什么不开心。我都没想过还能过来看看星哥。”

“罗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狙击手。”顾顺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很难过。但是人总得向前看,罗星未来未必不好过。说不好,也许,也许他比我们都会过得好。”

未来大好光明的罗星同志看着一大堆各类水果有点尴尬。“队长,李懂,拿这么多水果干什么?咱都是自己人啊。你们来就好了。”

“星哥,你慢慢吃,都是以前你老念叨的。别老让嫂子出门买了,外面那么热,也挺累的。”

罗星点点头,又看了看围着自己的一圈人。“队长,我的事儿,你和小懂都别记在心里。没人怪你们,我更没有。”话说到这里,李懂已经背过身去了,顾顺只来得及拍拍他的肩膀,给他抹了抹眼睛。

“选择了走这条路,就什么都想好了。这一枪,我还能坐在这儿,已经是万幸了。而且你们看,咱们大家甭管怎么着都好好在这儿。顾顺也调过来了。队长,我问句不该问的,还有大家。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给你们,你们会后悔当时做的决定吗?”

杨锐抿着嘴,长长叹了一口气。大家也都摇了摇头。知道罗星以后还能有希望站起来,他简直开心的要上天了。“都好好的,每天都想开心的事。”

因为上午来看罗星是特例,到了中午探视也快结束了。罗太太下午才会过来,罗星自己摇着轮椅送他们走到电梯口。

等电梯的人有点多,等了两趟都是满员。“咱们走楼梯吧。”

徐宏看着旁边的楼梯。“反正也有时间的。罗星,回去吧,好好歇着。我们有机会就给你写信,或者打电话。”

“星哥,我们有机会还会来看你的。”李懂眼眶红红的,吸了吸鼻子,他又不好意思让大家看到他哭。

“好,下回你们来,我没准就站起来了。”

罗星眼眶也是又酸又涩。他看了一圈他的战友们。

杨锐,徐宏,陆琛,庄羽,佟莉,张天德,顾顺还有李懂。

其实他知道,此时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大家。

于是他挥了挥手。“走吧,别误了火车。”

李懂走过来,伸出了拳头。“星哥,我们永远都是蛟龙。”

“勇者无惧,强者无敌!”

眼看着最亲爱的战友们消失在楼梯口,罗星再也忍不住了,他伸手抹了把脸,抬头发现最后一个下楼的顾顺在定定的看着他。“顾顺怎么了?”李懂的声音传来。

“罗星,狙击手的眼睛最宝贵,别老揉眼睛。走了啊。”说完露出两颗小虎牙笑了笑。“没事,我让罗星没事注意点眼睛。”

愣了几秒,罗星飞速摇着轮椅回了病房,趴在窗台上看着蛟龙八个人出了病房楼。顾顺依旧走在最后一个,回过头,对着罗星病房窗户的方向,比了一个大拇指。

罗星的眼泪就真的止不住了。

列车准点开动了。

杨锐靠在徐宏肩膀上,看着外面飞速退后的风景。明天开始,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大家又会开始日复一日的训练。也许明天就有新的任务,他们又会整装出发,就像每一个用生命守护祖国碧海蓝天的日子。


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写的不好,让大家见笑了。

希望大家永远喜欢他们。永远支持咱们国家的国防事业,尊重每一位最可爱的人,毕竟没有他们,就没有咱们在这儿继续自己的快乐生活,并且用爱发电。